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英媒:金融机构出手控制企业碳排放?重点还是碳排计算方式

来源:中国日报网     时间:2021-11-24 13:28:42

中国日报网11月24日电 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英国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必将令人失望。在全球排放温室气体占比中,新兴市场国家比重很大,各国都希望它们国家能拿出宏伟计划表决心,但希望却都落了空。印度和巴西的计划都不尽如人意。大会主办方英国希望本次大会后各国能够停止使用煤炭,却没有迹象显示能这一目标能实现。各国领导人仍未就停止对化石燃料的补贴一事上达成一致。

不过,各国对气候投资的热情却与日俱增。坐拥9万亿美元资产的金融机构表示,不会再投资采伐森林的项目。最引人注目的声明来自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FANZ),该联盟由前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担任联合主席,成员包括资产所有者、资产管理公司、银行和保险公司,共持有约130万亿美元的资产。到2050年,该联盟将努力使其贷款和投资产生的净碳排放量降为零。金融行业是否真的能拯救世界?

原则上来讲,金融行业应当大有所为。经济发展由依赖化石燃料转向清洁能源需要进行大量的资本再分配。到2030年,每年投入清洁能源的资金需要达到4万亿美元,是目前的3倍。化石燃料的支出必须削减。理想状态下,机构投资者的利润激励应该以减排为导向,这些机构所有者和资本家应该控制全球资产投资所产生的碳排放量。资产所有者应当有动机,也有途径去重塑经济状态。

绿色投资的现实却和该理想相去甚远。首先是覆盖面问题。据《经济学人》估计,非国家控股的上市公司排放量只占世界总排放量的14-32%。印度煤炭公司和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商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等国有控股公司才是问题关键,而这些公司的运营不受机构基金经理和私营部门银行家的影响。

其二是度量问题。如今还没有一种方法能在不重复计算的情况下精确评估投资组合的碳足迹。一桶石油的排放量可能会在钻探公司、精炼公司和使用公司的碳账户中重复计算。用资金流动来测算碳排放的方法也太过粗略。例如,一家燃煤电厂的碳排放应该如何合理分配给股东、贷款人和保险公司。

其三是激励机制问题。私人金融机构的目标是为客户和所有者实现风险调整后的利润最大化,这与减少碳排放的目标相悖。减少多样化投资组合碳足迹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出售部分不良资产,并将所得收入投给那些碳排放相对较少的公司,例如Facebook。美国五大科技巨头总的碳排放强度(每单位销售额的排放量)约为标准普尔500指数平均值的3%。

重污染企业和资产总会有新的下家。如果你能为这些资产“洗脱污名”,那么持有能够合法产生免税外部性的资产是有利可图的,虽然这样可能会造成污染。股东们敦促石油巨头清理资产,他们出售的油田却又被私募股权公司和对冲基金收购,从而远离了公众视线。单是承诺并不能掩盖事实,企业没有理由投资数万亿美元在绿色技术上,因为这些技术经风险调整后依然回报平平。

那应该做什么呢?仅仅需要一些微调而已。计量方式还需改进。欧盟正强制企业公布碳排放报表,美国也在考虑采取同样的策略。一些会计机构希望将气候措施的披露方式标准化。包括养老基金在内的资金所有者,应该停止投资污染严重的企业,应该用这些资金做出改变。机构投资者也需要建立风险投资机制来资助新技术,比如绿色水泥。

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FANZ)的措施目前为止是好的,但如果想要金融投资带来奇迹,还需要一个广泛的碳价。这就需要所有企业共同努力,而不是仅靠那些由机构投资者把控的企业。为了避免温室气体税,企业会更加努力地计算碳排放。企业和政府都会更加有动力去分辨究竟是谁造成了污染、谁又该为此买单。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碳价将会使利润激励和减少温室气体的目标保持一致。届时,金融系统的工作就是放大碳价所传达的信号。这些措施结合起来,将会极大地改变经济的运作形式。

(翻译:姚玉霜 编辑:王旭泉)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

每日推荐

精彩推送

热门推荐

图片新闻